青衣杏林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无垠书院www.yt0754.net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姬溯沉默了一瞬,缓缓地抽出自己的手,姬未湫不耐烦地哼了一声,又将脑袋往他的掌心里压了压,觉得压实了,这才不吭声了。细腻温热的皮肤贴在他的掌心中,随着呼吸起伏,带着些许湿意的吐息落在他的腕间,微微发痒。‘放肆’两个字在姬溯舌尖

徊了一瞬,落在姬未湫略显苍白的面容上,终究没有说出口。

这毒,本可以避免,于姬未湫属无妄之灾。青玄卫中藏有奸细,他也并非无知无感,只是彼时心硬,如今却心软。他素来拿得起,放得下,如今既不舍放下,再拿起来就是。

姬溯微哂,从一旁取了长枕来塞到了姬未湫怀中,顺势托着他的脸让他挨在了长枕上,抽回了自己的手。那速度极快,没有惊动姬未湫分毫,姬溯顺手抽了一旁的毯子替他盖上,去一旁榻上小憩。庆喜公公在碧纱橱外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,门外众言人齐齐一礼,各归其位,小卓公公为难地说:“师傅,这....我还进不进去?”“进去什么!没眼色的东西!”庆喜公公握着拂尘在小卓公公头上敲了一下,压低了声音骂道:“又不是第一天到御前伺候了!圣上小憩的时候房中不可有人!你难道不知道?!门外守着!”约莫再有半个时辰就到晚膳的时间,圣上极少在这个时间小憩,庆喜公公掐算了一下时间,又吩咐言人赶紧去御膳房说一声,今日圣上起来后大约没什么胃口,叫弄一些清爽鲜美的菜色准备着,免得见了满桌大鱼大肉的没胃口他想了想,又叫人去知会一声今日点心要多备上一些,送到茶房候着。他方才瞧着小殿下看折子看得挺入迷,许是晚上会熬夜来看,还是多备些点心吧。他想了一圈,觉得没什么遗漏的了,这才伸手捶了捶自己的后颈,“我也去歇会儿,你小子仔细些!”小卓公公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:“是是是,师傅只管去,一会儿瞧着有动静了我就着人唤您!”

庆喜公公这才走了,经过殿门时见醒波还候在门外,便恨铁不成钢地道:“你小子怎么还留在这儿呢!”醒波闻声抬眼望去,带上了三分笑意:“庆喜叔。”

“别叔的、伯的攀关系!”庆喜公公状作怒气上涌,他掐着腰指着他说:“你小子既然从宫里出去了,回来作甚!你知不知道你出宫是做什么去的!你一个王府长随跟我来攀什么关系!”醒波笑意不改:“我不过一个小小王府长随,能和公公这样御前红人攀上关系那才是真的有本事呢!”“我呸!”庆喜公公笑骂了一句,随即道:“你小子好不容易有了正经言身,别闹不清楚自己是什么身份,殿下既然在言中,难道还能少了人伺候?快走快走!要你搁这儿碍什么眼!你把外头醒波犹豫了一瞬,随即躬身:“多谢您提点.....殿下处还请您老照看着。”

“行行行,快走快走!”庆喜公公又摆了摆手,醒波这才告辞。他手上确实事儿多,甘泉别苑还没料理完呢,一堆管事等着他批条子,听闻西边又上了一批红宝....还有得忙姬未湫睡了小半时辰就醒了,见外头天光黯淡,又听雨声淅沥,他一时也懒得动,抱着长枕翻了个身,刚好舒舒服服地把下巴压在上面,闭目听雨。人么,但凡是闭着眼睛要么是越来越困,要么是越来越清醒。姬未湫显然是越来越清醒,他听了一会儿过了那闲情雅致的劲儿,便睁开了眼睛。碧纱橱较之偏殿而言小的可怜,可这本就是隔出来的小憩之所,一张可睡可坐可躺的罗汉床,一张长榻,一个柜子,几本书,几副画卷,一架屏风装点一番就算是完了。可能是罗汉床不够软的关系,他睡得有些腰疼,他伸手抓着栏杆伸了一下腰,眼睛乱瞟的时候突然发现不远处的长榻上睡着一个人,姬未湫一僵,随即又放松了下来,但他十分遗憾那一声‘嗯一一!’不能出口了伸懒腰不能搭配那一声‘嗯一一!’简直就是失去了灵魂!这个懒腰还不如不伸,一

口气吊着上不来下不去的,难受。

对于姬溯为什么也在这里小憩姬未湫一点都不觉得疑惑。

这地方是清宁殿主殿的小隔间,而不是偏殿,清宁殿是他哥处理公务休息的地方,一切归他私有,他不会因为他在而不进来,甚至都不必知会他一声一一尊不让卑,他哥没有避让他的理由如果他哥方才叫他了,那九成九是令他出去的意思。

是的,都犯不上用个‘叫’字,‘请’字就更不必提了。

姬未湫打量着姬溯,越看越觉得他不像人,他像是个太阳,全世界都得绕着他转一一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确实如此。姬未湫又看了一会儿,忽地气呼呼地捶了两下枕头一一不是,虽然说他是抱回来的,跟他哥没什么血缘关系,但人怎么能这么会长?这是三次元人类能长出来的样子吗?他自个儿虽然也长得不错,但和他哥比那就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天上人间。哦不对,他哥是小说男主角,长得天上有地下无那是应有之义!时代变了,喜欢写主角容貌普通泯然众人的早就不流行了!他一个NPC嫉妒男主这不是自取其辱吗?姬未湫没忍住又光明正大看了好几眼,也就过

种时候他才敢这

样肆无忌

惮的打量他哥,毕竟他哥醒的

时候看起来真的

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+
继兄在上

继兄在上

第一只喵
#“想好了吗?妹妹。”# # 踏进我的樊笼。 # 苏樱有三个继兄。 卢元礼骄横跋扈,视她为掌中之物 卢崇信偏执阴郁,对她虎视眈眈 唯有裴羁光风霁月,名动天下 可苏樱最怕的,就是裴羁。 当年她随母亲二嫁入裴家,致使裴羁家庭离散,父子反目 而她更是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接近他,利用他 这段往事裴羁从来不提,但她深知他必定对她深恶痛绝 亦不敢再与他有任何瓜葛。 直到母亲故世,唯一可依靠的未婚夫被迫离开长安
都市 连载 12万字
绿茶男妻被大佬读心了

绿茶男妻被大佬读心了

桃花扶渡
【周日上夹子周六暂不更新,周日晚上更~】 预收《小吸血鬼,网恋骗钱》文案在最后~ 宋度然穿成了一本狗血耽美文的反派炮灰男妻,结婚两年和渣男老公见过不到三次。 原书里,宋度然和渣男作为主角攻受的对照组,相渣相杀的同时一直在作死,最终落得个双双破败的下场。 穿书后的宋度然决定自救,矜矜业业扮演着渣男最讨厌的绿茶人设。 渣男醉酒归家,嘴里叫着其他人的名字,宋度然轻轻一笑,表面: “老攻你别着急,我这就和
都市 连载 24万字
过分痴缠

过分痴缠

林希之
*先婚后爱|狗血墙纸爱|追妻火葬场*改了个文名,原名《明知故陷》,不要认错了哦~【文案一】对于执拗的人来说,往往不撞南墙不回头,对于爱情中的单恋者更是如此,像是在等待那个可以放弃的节点——那晚,衣香鬓影的宴会上,裴时礼站在她对面维护另一个女人时,沈思柠意识到,她无人知晓的十年暗恋,是时候结束了。【文案二】结婚三年,沈思柠还是没能让裴时礼爱上她,少女时期满腔的期待也被婚后生活磨砺的消失殆尽。她决定放
都市 连载 29万字
菟丝花

菟丝花

糯米词
旋婳是朵菟丝花。每一个见过她的人都这样说,谁叫她木讷乖巧,漂亮娇怯,只能攀附男人生活。林永言也这么认为。所以,为了接近这朵菟丝花,他杀掉了她的邻居。搬入她隔壁时,他遇见她——漂亮柔弱的女孩抱着一箱快递,不小心露出腕间的勒痕,又匆忙掩去。一看就是被家暴丈夫虐待。旋婳抬起头,不好意思地冲他笑笑。蓄谋已久的男人终于找到理由露出獠牙:夫人,你想离婚吗?既然都是攀附,为何不换一棵大树?……半个月后,旋婳的老
都市 连载 11万字
花式拯救文中高危职业

花式拯救文中高危职业

封空
【仙侠文主角的师尊师兄......】【宫廷文主角的帝师太傅、佞臣奸臣.......】【校园文主角的竹马炮灰死对头、没有血缘的哥哥......】认识路今朝的人都知道,他没有心,人俊心狠,于是被邀请穿入各书里,拯救其中的高危职业。开篇挑战难度系数一:佞臣。 穿成权倾朝野,趁主角小皇帝年幼,日常打压欺凌的摄政王后。 路今朝冷酷的完成一切大佞臣该做的事,不该给小皇帝的温情,一份不给,整日以折磨主角为乐。
都市 连载 8万字
想看室友穿裙子有什么错?

想看室友穿裙子有什么错?

长生君
【日更,《覆盖标记》求预收】陆笙以为室友讨厌自己,看他的眼神总带着压抑的情绪。直到某天,他被堵在床边,床上被铺满了各式小裙子,室友的手搭在他腰上,眼神和手都热度惊人。……顾星灼在漫展上第一次见到陆笙,他一身高开叉旗袍简直开到腰,长腿细腰诱得不得了,明知道是男性,却仍辗转反侧梦里都是他。大学开学,俩人竟然是同寝室友,还是两人间,一切好像都很美好。可陆笙却一直大裤衩旧T恤闯天下,顾星灼忍无可忍,一掷千
都市 连载 12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