栗优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无垠书院www.yt0754.net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探望

我扭头看向她。

叶母简直是富人区最典型的女强人形象。

她留着迷人的卷发,穿着定制的黑色套装,挎着爱马仕铂金包,穿着漂亮的高跟鞋。

这样的女人,有着成功的事业,保持美丽和精致,严格控制饮食,在瑜伽馆疯狂运动,从不懈怠,出现在外人面前始终是漂亮,精致,端庄,极端自律的。她们对事业充满热情,对自己的孩子,自然也是无比宠爱的,除了要让他们为了

优秀的富二代,还会无条件的满足和包容孩子的需求。

看得出来,这样无理的要求,她也未曾细想,就径直向我提出来了。

只是因为那是她刚受了伤的宝贝儿子。

我摇了摇头,拿出手机,“我没办法答应,我除了照顾我男朋友外,还要去兼职打工,我的期末考试和作业也会耗费我很大精力,我没空去照顾他。叶母愣了下,也许,很少有人这样直白的拒绝她。

我走出了病房,身后高跟鞋的敲击声加快了几步,她追上了我,再次露出友好笑容,“抱....芙?我的话是不是让你生气了?其实,我只是想让你偶尔来陪陪叶子,我看的出来,他想和你做朋友。她看似温柔,但我留意到她始终在不动声色的细细观察我的表情。

叶母低声对我说道,像是亲昵的嘱咐:“每天你只需要陪叶子一小时,我付给你两万元,怎么样?”我怔了怔。

是啊,我没必要跟钱过不去。

我的犹豫也给了叶母机会,她抓住我的手,一边收紧了手指,微微用力,“小芙,帮帮阿姨,好吗。我马上就吩咐人把钱转给你。她一路向上,握住了我的手腕,我垂下眼眸,叶母勾起唇,她赌赢了。

我本来是想回家收拾点东西的。可是那间诡异的公寓,行为举止处处都很怪的房东让我停止了步伐,我转头把余序出事这件事告诉给了陆七夕,并跟奢侈品的店长请了个长假。“小....陆七夕打开门,看见我,我扑进她怀里,一下子哭了。

她是个情绪很丰富的女孩,不知不觉也开始啜泣起来,安慰着我,“别怕,余序很快就醒来了,我家离医院不远,你这段时间就住在我这里,我去帮你请假。”我坚持了一天,疲惫和痛苦在此刻宛如潮水似的顷刻间涌来。

临近清晨,空调轻轻送着暖风。

陆七夕租的公寓不大,但房间里一应俱全,我睡在阁楼里的小卧室,抱着柔软的枕头,实在太累了,醒来时竟然已经是下午两点多。我赶忙起身,陆七夕已经去了趟我和余序租的公寓,拿来了我的东西。

她晃了晃手里的煎锅,“午餐做好啦,吃饱再去医院吧。”

我弯了弯唇角。

在浴室简单洗漱后,我换了身白色短款针织衫和牛仔裤,把长发拨到一旁随意用花边褶皱发圈扎了下,脸色有点苍白,但勉强还算是正常,我早在醒来就收到了叶母打来的二十万元,既然跟对方做了约定,我在照顾好余序后,还得去陪着叶风麟。“抱歉啊,小芙,今天本来应该跟你一起去探望余序的,”陆七夕把热牛奶递给我,“但我今天有律所面试,等结束我再去医院找你。”我点点头,看向穿着正装的她,比出加油的手势。

陆七夕离开没多久,我出门了,路上还遇到了个卖自制圣诞饼干的女孩,她脸冻得很红,饼干放在那里,却无人问津,我忍不住买了些,点缀着糖霜的圣诞树和麋鹿饼干。医院附近有家高档花店,我想起余序在家里最喜欢摆弄那些花花草草,忍不住走了进去。

到处都是漂亮新鲜的鲜花,角落里,还有着装在白色花瓶里的垂丝茉莉。

白花绿叶,小巧玲珑,像是白蝴蝶在翩翩起舞。

我忍不住走上前,摆弄着花瓣,我喜欢这样温柔又漂亮的花朵,可我也知道,这花娇嫩的很,零下五度搬着它,没一会儿就死掉了。只能选那些还是花苞的茉莉,这样放在盛满水的瓶子里,能一直活到开花后很久。店员熟练地进行剪根,保水处理,挑了张淡绿色的内衬纸,她一边替我包装着,一边抬起头,招呼新来的客人:“这位小姐,先生,需要什么花,我们可以介绍。”我听到身后动静声,扭头,一下子就看到那对惊艳的让人双眼一亮的男女。

女孩皮肤白皙,五官柔美,穿着十分简单的外套,黑色长卷发散落在肩膀上。优雅高贵。她身旁的男人则是长款的灰色风衣,宽肩窄腰,气质带着几分天然的傲慢,眉眼俊美,极其优越。是林知恩和谢雍?我心脏剧烈跳动着,他们两个甚至走到我身后,连说话的声音都听得一清二楚。“叶子伤的严重吗。”林知恩问。

谢雍扫了眼花店里摆放着的花朵:“他说只是划伤了手臂,没你想象的那么可怕。”

“真的吗。”林知恩在向日葵那里半蹲下,“谢雍哥,这花还挺适合叶子的。”

我透过那面镜子,总觉得他视线时不时抬起,在我身上好奇的游走着,令我微微窒息。我冷静下来,明白越是露出那副惧怕和不安的模样,就越是让自己看起来很奇怪,我绽出淡淡的

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+
继兄在上

继兄在上

第一只喵
#“想好了吗?妹妹。”# # 踏进我的樊笼。 # 苏樱有三个继兄。 卢元礼骄横跋扈,视她为掌中之物 卢崇信偏执阴郁,对她虎视眈眈 唯有裴羁光风霁月,名动天下 可苏樱最怕的,就是裴羁。 当年她随母亲二嫁入裴家,致使裴羁家庭离散,父子反目 而她更是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接近他,利用他 这段往事裴羁从来不提,但她深知他必定对她深恶痛绝 亦不敢再与他有任何瓜葛。 直到母亲故世,唯一可依靠的未婚夫被迫离开长安
都市 连载 12万字
绿茶男妻被大佬读心了

绿茶男妻被大佬读心了

桃花扶渡
【周日上夹子周六暂不更新,周日晚上更~】 预收《小吸血鬼,网恋骗钱》文案在最后~ 宋度然穿成了一本狗血耽美文的反派炮灰男妻,结婚两年和渣男老公见过不到三次。 原书里,宋度然和渣男作为主角攻受的对照组,相渣相杀的同时一直在作死,最终落得个双双破败的下场。 穿书后的宋度然决定自救,矜矜业业扮演着渣男最讨厌的绿茶人设。 渣男醉酒归家,嘴里叫着其他人的名字,宋度然轻轻一笑,表面: “老攻你别着急,我这就和
都市 连载 24万字
过分痴缠

过分痴缠

林希之
*先婚后爱|狗血墙纸爱|追妻火葬场*改了个文名,原名《明知故陷》,不要认错了哦~【文案一】对于执拗的人来说,往往不撞南墙不回头,对于爱情中的单恋者更是如此,像是在等待那个可以放弃的节点——那晚,衣香鬓影的宴会上,裴时礼站在她对面维护另一个女人时,沈思柠意识到,她无人知晓的十年暗恋,是时候结束了。【文案二】结婚三年,沈思柠还是没能让裴时礼爱上她,少女时期满腔的期待也被婚后生活磨砺的消失殆尽。她决定放
都市 连载 29万字
菟丝花

菟丝花

糯米词
旋婳是朵菟丝花。每一个见过她的人都这样说,谁叫她木讷乖巧,漂亮娇怯,只能攀附男人生活。林永言也这么认为。所以,为了接近这朵菟丝花,他杀掉了她的邻居。搬入她隔壁时,他遇见她——漂亮柔弱的女孩抱着一箱快递,不小心露出腕间的勒痕,又匆忙掩去。一看就是被家暴丈夫虐待。旋婳抬起头,不好意思地冲他笑笑。蓄谋已久的男人终于找到理由露出獠牙:夫人,你想离婚吗?既然都是攀附,为何不换一棵大树?……半个月后,旋婳的老
都市 连载 11万字
花式拯救文中高危职业

花式拯救文中高危职业

封空
【仙侠文主角的师尊师兄......】【宫廷文主角的帝师太傅、佞臣奸臣.......】【校园文主角的竹马炮灰死对头、没有血缘的哥哥......】认识路今朝的人都知道,他没有心,人俊心狠,于是被邀请穿入各书里,拯救其中的高危职业。开篇挑战难度系数一:佞臣。 穿成权倾朝野,趁主角小皇帝年幼,日常打压欺凌的摄政王后。 路今朝冷酷的完成一切大佞臣该做的事,不该给小皇帝的温情,一份不给,整日以折磨主角为乐。
都市 连载 8万字
想看室友穿裙子有什么错?

想看室友穿裙子有什么错?

长生君
【日更,《覆盖标记》求预收】陆笙以为室友讨厌自己,看他的眼神总带着压抑的情绪。直到某天,他被堵在床边,床上被铺满了各式小裙子,室友的手搭在他腰上,眼神和手都热度惊人。……顾星灼在漫展上第一次见到陆笙,他一身高开叉旗袍简直开到腰,长腿细腰诱得不得了,明知道是男性,却仍辗转反侧梦里都是他。大学开学,俩人竟然是同寝室友,还是两人间,一切好像都很美好。可陆笙却一直大裤衩旧T恤闯天下,顾星灼忍无可忍,一掷千
都市 连载 12万字